“没什么,我挺好的”|为什么心里受了伤,却感觉不到痛苦?
作者:解心在线 2022-09-28 08:16:16 婚恋心理

我中学时非常喜欢打球,最痴迷的时候连课间的十分钟都抱着球下去打一会,当然,也有跟我一样痴迷的同学同乐。

有一次,我打完球回到家,发现衣服上有红红的一块血迹,才发现自己刮到,受了伤,猜测可能是打球的时候弄到了。直到看到了伤口,才感觉到痛。

可以说,在我受伤,到感觉到痛,中间有一个“伤而不痛”的时间段。似乎是我的身体“瞒着”我,让我能够打完那一场球。

我猜,这样“伤而不痛”的经历,大家都有过。

“没什么,我挺好的”|为什么心里受了伤,却感觉不到痛苦?

这种“伤而不痛”的本领,并非身体独有,心灵也有这样的能力。

有时候,来访者会说:

“我今天没什么想说的”

“我不知道我要说什么”

“我觉得这周挺好的,很开心”

有时候,他们不说什么,只是沉默。

这是咨询室内发生的,心灵的“伤而不痛”现象。

不同的流派对于这种“伤而不痛”现象有不一样的理解,比如图式疗法将人的状态分为儿童模式、父母模式、应对模式与健康成人模式4类。

而“伤而不痛”属于应对模式的一种,叫分离保护者模式,Detached Protector。

01

来访者并没有说谎,当ta说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,ta确实是不知道说什么,ta并不是要欺骗咨询师(事实上,很少有来访者会花钱花时间花精力来欺骗咨询师)。

咨询师知道,这个时候说话的“ta”是内在的分离保护者,ta确实是这样的感觉,或者说,ta确实“没感觉”。

一个人为什么会形成这样一个“伤而不痛”的部分呢?因为这样做有用啊。就像我们身体不舒服,有比较明显强烈的痛苦,而这种痛苦又没有什么一劳永逸的方式治愈时,镇痛药就成为一个不错的选择了。

虽然吃镇痛药是治标不治本的,但确实就能够帮我“感觉不到”痛苦啊,有助于在现实上先撑过去。

分离保护者就像是心灵的镇痛药,一个随身携带的止痛泵,当需要的时候,按一下,镇痛药就会给入人体,达到相应的镇痛效果。

分离保护者属于应对模式的一种,是一个人为了应对创伤/痛苦所做出的选择/努力。本质上并不是坏的,所以才把ta称之为“保护者”。

沿用止痛泵的比喻,止痛泵不是不好的,但是我们要恰当地使用它。

比如,一个人来心理咨询,是为了探索/理解/疗愈/转化内在痛苦的,这个时候按一下止痛泵,就干扰了这个过程,自然是不恰当的。所以咨询师一方面理解止痛泵的意义,一方面也会跟来访者讨论,看看是不是这段时间先不用止痛泵,允许痛苦出来,如果在生活中需要止痛泵的时候,再去用它。

分离保护者不是问题,只有当一个人过多地处于分离保护者这个状态的时候,才会有问题。

为什么一个人会过多地处于分离保护者的状态,或者说,为什么一个人会过度地压抑自己的感受呢?

可能是因为ta不压抑的时候,没有好果子吃。

02

上面提到,图式疗法将人的状态分为儿童模式、父母模式、应对模式与健康成人模式4类。分离保护者属于“没感觉/压抑感受/麻木”状态,伤痛的感受主要在儿童模式状态,更细致地说是在儿童模式中的“脆弱儿童”当中。

如果你想要知道什么是脆弱儿童,我推荐你到一个地方走走,婴幼儿疫苗接种点,一般在当地的社区医院。在那里,可以看到脆弱儿童的样子。

当一个婴幼儿被冰冷尖锐的针头扎进体内的时候,或者说被强灌口服类疫苗的时候,ta会哇哇大哭,同时挥动手脚。

这是脆弱儿童的状态,ta感受到痛苦,也会表达自己的痛苦(通过语言/声音/动作),ta寻求父母或者其他照顾者的安抚。

你看,新生的婴儿总是能够很自然地处在脆弱儿童的状态当中,所以当我们看到一个长大了的人很难自然地处在脆弱儿童的状态,而是经常呆在分离保护者的位置时,就可以合理地猜测,在ta的成长/生命过程中,ta的脆弱并没有被很好地理解、接纳和照顾。

所谓理解,是指别人/客体能够明白ta/自体的感受;

所谓接纳,是指别人/客体允许ta/自体有感受,不管这些感受是所谓积极还是消极的;

所谓照顾,是指别人/客体能够根据ta/自体的感受,明白ta的需要,满足这些需要。

但现实不一定这么理想,有时甚至是反着来的。

当ta脆弱的时候,别人/客体说:这有什么痛苦的?你做人怎么这么消极?

当ta脆弱的时候,别人/客体说:你这算什么痛苦,XXX的痛苦才叫大呢

当ta脆弱的时候,别人/客体说:我不痛苦嘛?我blablabla

……

当这样反着来的操作足够多,一个人就会离开脆弱儿童的位置去往其它位置了,因为待在脆弱儿童的位置没什么好果子吃,属于是用脚投票了。

03

所以当咨询师看到来访者经常待在分离保护者的位置上,而无法待在脆弱儿童的位置上时,内心一般是理解的,ta也是现实所迫啊,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。

但分离保护者只是一个止痛泵,ta有止痛的功能,却并没有治愈的功能。

另一方面,过多地待在分离保护者位置,会影响一个人在新的人际关系中被理解、接纳和照顾,重复痛苦的命运。所以总归是要从压抑,转到治愈上的。

对于经常习惯待在分离保护者位置上的人,有一个很好的练习可以做,就是经常关注“我的感受”。这实际上是有意识地去停止使用止痛泵,将目光/注意力放到自己的感受上。

当一个人进行这样的练习足够多,ta就会很清晰地知道什么是“我的感受”,这个“我的感受”部分会变得更稳定,就更能够去表达“我的感受”,邀请别人/客体来照顾自己,也在面对别人的误解/否定时,更加稳定,当某一个人不愿意照顾自己的需要时,也更能够去自我照顾,或者寻求另一个人来照顾自己。

而当一个人能够这样做的时候,图式疗法会说,ta已经拥有一个内在的“健康成人”。

声明:本站内容与配图转载于网络,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,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权利人取得联系,稿费领取与侵权删除请联系我们,联系方式请点击【侵权与稿费】。

社群

微信群

  • 易倾诉情感交流俱乐部

    加入

  • 扫码加我拉你进群

    请注明:昵称-地区

    以便审核进群资格,未注明则拒绝

  • 易倾诉分手挽回交流俱乐部

    加入

  • 扫码加我拉你进群

    请注明:昵称-地区

    以便审核进群资格,未注明则拒绝

  • 易倾诉婚恋技巧交流俱乐部

    加入

  • 扫码加我拉你进群

    请注明:昵称-地区

    以便审核进群资格,未注明则拒绝

  • 易倾诉家庭关系交流俱乐部

    加入

  • 扫码加我拉你进群

    请注明:昵称-地区

    以便审核进群资格,未注明则拒绝

  • 易倾诉聊天室活动福利群

    加入

  • 扫码加我拉你进群

    请注明:昵称-地区

    以便审核进群资格,未注明则拒绝

  • 易倾诉倾听师招募群

    加入

  • 扫码加我拉你进群

    请注明:昵称-地区

    以便审核进群资格,未注明则拒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