遭遇「性骚扰」的女孩:“我想走出来,却死活做不到”
作者:解心在线 2022-11-23 08:16:48 人际心理

你经历过很难承受的打击,或者怎么都迈不过去的坎儿吗?

后来,是怎么“度过”的?

前几年,我经历了一次,让我人生停滞了一年多的创伤。

那段时间,真的痛苦得无法言说。

遭遇「性骚扰」的女孩:“我想走出来,却死活做不到”

01

好好的工作和生活被老男人的性骚扰毁了

毕业后,我在一所创新学校工作,本来日子过得很好,在我喜欢的行业工作,和领导、同事、学生、家长都建立了较好的关系。

但是,我居然遇到了领导的“表白”与“性邀请”。

他已婚,且年龄已经足够当我爹。

我没同意,随后,他以可笑的理由将我辞退。

刚遭到辞退时,我的情绪极度崩溃,冲动之下很想把性骚扰的录音公布出去,让对方身败名裂。

可我对学生尚有感情,不想影响到他们;还担心公布之后,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;在“受害者有罪”的普遍论调下,我也担心自己的名誉受到损害。

种种考虑后,我压制了冲动,选择用法律手段维权。

我强打精神,一周之内做好了工作交接,收拾好东西搬家,还如约和同事出去旅行散心。

我觉得自己简直是钢铁侠一般的存在,让所有事情都正常运行。

正式开始维权后,我更是一刻也不放松,熟悉法律条文、草拟离职协议、准备劳动仲裁。

敌强我弱,我不能放任自己舔舐伤口,而是像战士一样战斗。

维权的艰难,让我受到了很多二次伤害。

这些感受都需要能量消化。

在无数个过不去的日日夜夜,我感到撕心裂肺,暗无天日,这份痛苦好像看不到尽头。

早期想哭还能哭出来,后来眼泪都流完了,虽然心里很堵,但哭不出来,也无法排解。

我只好去找朋友倾诉。有时候深夜实在坚持不了了,就随便去好友列表抓人,谁还没睡就跟谁聊,根本顾不得合不合适。

那种痛苦到几近癫狂的感觉,这辈子不想体验第二次。

后来,朋友也帮不了我了,我就去打心理热线。

虽然心理热线在早期帮到了我很大的忙,但我一共就只用了六次。

因为每次打过去都是不同的人接,我无法连续和同一个人聊天,后来我遇到好几次接线员不理解我、我越讲越气的情况。

心理热线陪伴我到拿到补偿金。在钱进账的那一刻,我的心理终于平衡一点,放松一些了。

可我还有许多担心的事情,比如要换城市重新找工作;而且,我震碎的三观,还没有粘合起来。

我想不通,为什么这么恶劣的事情,会发生在我很信任的创新教育领域?为什么哪怕德高望重的男性,都那么容易对女性有那方面的意思?

如果说这两个问题是我对社会认识不足,那第三个问题,其实才是困扰我最深的藩篱:

为什么性骚扰这种并不罕见的事情,会引发我那么大的反应?

我焦头烂额,感觉如果想要坚强地继续走下去,就需要寻求更专业的心理帮助了。

02

对待自己,

“走脑”没用,要“走心”

咨询一开始,我将我的经历和疑惑一股脑地说了出来。

咨询师和我一起分析这起创伤事件,到底为什么给我造成了那么大的影响。

我们一起列了十个原因,比如突然觉得自己认可和热爱的行业不神圣了,三观崩塌;比如怀疑自己是不是做得不够好,让对方觉得有可乘之机等等。

可是列完之后,依然没有戳中我的感觉。

咨询师开始引导我,暂时放下对创伤事件本身的探究,去看看我原生家庭、成长经历里更根本的部分。

在这部分里,我们发现,我很难承认自己在经历中的一些负面感受,甚至我很难识别自己的负面情绪。

咨询师问我感受的时候,我说出来的都是想法,要么是分析,要么是一些合理化的解释。

咨询师觉察到我这个模式后,先是帮我识别感受,然后慢慢让我自己去觉察感受。

我说:“我觉得根本不是我的错!为什么要我来承担责任!”

她温柔地看着我,没有安慰“确实不是你的错”(如果这句话有用,我可能也不会出现在这里),而是说:“我感受到,你有很多愤怒。”

这句话,让我很震惊,我心里好像有堵墙坍塌了,看到了内心的东西——原来,这是“愤怒”啊。

我之前一直都觉得挺不舒服的,但不知道到底哪里不舒服,为什么不舒服。

好像你有个地方痒,自己又抓不到,有人帮你抓到了的时候,你会激动地喊:“对对对!就是那里!”

觉察到关键情绪的时候,我长出一口气,真舒服啊,终于找到了作怪的元凶。

之后咨询师无数次问我感受,我却在诉说想法,咨询师再温柔地把我拉回来,告诉我什么是感受。

比如咨询师问我:“当他说让你走的时候,你的感受是什么?”

我说:“我很崩溃,因为我怎么可能这么快把东西都收走?!我下学期考试都报在当地了,我现在离职了怎么办?我怎么解释我到底是主动离职还是被动离职的呢?我怎么有脸见以前的同事朋友!”

咨询师说,“这是你的想法。你感受到很愤怒对吗?还有一些羞耻对吗?”

这些从未被我意识到,从未被我正视和接纳,从未得到释放的感受,其实都藏在了我体内,这才是引发我巨大反应的根源。

如果连自己都不在乎自己的感受,如何苛求别人在乎我的感受?

如果自己都不懂得自己受到了什么伤害,想包扎的时候,连伤口都不知道在哪里。

有一次,聊到原生家庭,我还是说不出来具体的感受是什么,就说:“我感觉挺难受的吧。”

咨询师:“那个难受是什么呢?”

我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咨询师提示:“有委屈吗?有无助吗?有愤怒吗?“

在她的提示下,我逐渐学会了精确辨认自己的情绪,识别它们带来的感受和影响。往我的贫瘠的字典里,一点点添加关于情绪的词汇。

后来我想,也许我是区分得了的,但因为触碰很痛,所以这个打开的过程那么难,长期的积累让我触碰到负面信息就会自动防御,好像一旦我有愤怒、羞耻、无力感、嫉妒,就证明我是不好的一样。

咨询师反复告诉我:“人的感受是不分好坏的,感受就是自然产生的,不需要评判自己。”

我半信半疑:如果我表现出负面情绪,别人真的会觉得Ok吗?不会觉得我不好吗?

我慢慢试着透露一点点负面的情绪和感受,然后躲在心门后偷偷观察。

比如我说:“我特别恨那个性骚扰我的人,恨到想让他赶紧死!”

当时觉得,咨询师肯定认为我过分了,人家也没有要我的命,我却想要他的命。

可是咨询师并没有任何评判,反而如释重负地,带着一些高兴说:

“你能承认这个部分真的很不容易,你不仅能识别自己的感受,还能承认接纳它们了。是的,人真的能恨到没有理智,这是正常的。”

一直到多次试探以后,我发现表达负面情感也没什么了不起,我感觉自己慢慢能打开了。

遭遇「性骚扰」的女孩:“我想走出来,却死活做不到”

我试着允许自己体内本来就有的一些阴暗面存在,慢慢我感觉我好像鲜活了一些。

之前的很长时间,我感觉自己和他人都是工具人,戴着面具生活,给别人一个完美的人设,高冷而僵硬,咨询师也给我反馈说“我感觉我好像走不近你”。

我长期生活在这种状态里,根本不觉得有什么问题。

可一旦走进了另一个世界,就感觉打开了新天地,好像死了又慢慢复活,很神奇,很微妙,我能感受到与自己、他人和世界的链接了!

以前感受不到爱和温暖,现在能感受到了;以前我从来感受不到四季变化,对周围的景色无动于衷。后来有一天,我突然注意到叶子黄了,原来那么美,我觉得好惊喜。

03

修复创伤的过程

  是“成为更完整的自己”

随着咨询进行 ,我一步步进入自己的内心,了解自己,比如最让我受伤的不是失去工作,而是和之前同事朋友的断裂,可能是分离焦虑。

发现这些并不是给自己贴标签,也不是否定自己,更不是让自己博取同情,而是更容易看清自己、理解自己、接纳自己。

这个过程好像抽丝剥茧,慢慢接近核心,会有破案的快感,也会觉得很清爽通透。

在此基础上,做自己的好父母。我已经成年了,缺失的心理营养我会自己给,可至少要知道我从哪里给。

所以接受心理咨询后,我觉得特别后悔。

后悔没有早点接受更专业的干预,否则我可能好得更快。

我发现很多人都跟我一样,不到“病入膏肓”,都不会考虑心理咨询,哪怕我也是个学过一点心理学的教师。

为什么呢?回想当初,我的挣扎感其实很复杂:

既有“不愿意承认自己生病了”的羞耻感,

又有“明明我没做错什么却被害得这么惨”的痛恨;

既有“不舍得花钱和花时间”的焦虑,

也有“想让自己尽快好起来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”的不甘。

各种复杂的情绪夹杂在一起,折磨得我痛苦得受不了。

可我现在,不再有病耻感,反而喜欢上了咨询,喜欢上了这种打开新天地的感觉。

心理咨询师,不是“药到病除”的神医,而是来帮我们挖掘自身资源,激活自愈能力的使者。

治愈你的药方,就在你自己手上,关键是,你愿不愿意找到它。

声明:本站内容与配图转载于网络,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,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权利人取得联系,稿费领取与侵权删除请联系我们,联系方式请点击【侵权与稿费】。

社群

微信群

  • 易倾诉情感交流俱乐部

    加入

  • 扫码加我拉你进群

    请注明:昵称-地区

    以便审核进群资格,未注明则拒绝

  • 易倾诉分手挽回交流俱乐部

    加入

  • 扫码加我拉你进群

    请注明:昵称-地区

    以便审核进群资格,未注明则拒绝

  • 易倾诉婚恋技巧交流俱乐部

    加入

  • 扫码加我拉你进群

    请注明:昵称-地区

    以便审核进群资格,未注明则拒绝

  • 易倾诉家庭关系交流俱乐部

    加入

  • 扫码加我拉你进群

    请注明:昵称-地区

    以便审核进群资格,未注明则拒绝

  • 易倾诉聊天室活动福利群

    加入

  • 扫码加我拉你进群

    请注明:昵称-地区

    以便审核进群资格,未注明则拒绝

  • 易倾诉倾听师招募群

    加入

  • 扫码加我拉你进群

    请注明:昵称-地区

    以便审核进群资格,未注明则拒绝

最新测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