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霸凌长大的孩子,该如何自救?
作者:解心在线 2022-11-23 08:08:08 心理健康

摄影师鹿道森的故事,可能很多人都看过了。 

很多人为他叹息、感到心痛,于我来说,这份心痛更甚——因为,我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 

同样被扣上“娘炮”的标签,遭受校园霸凌,同样没有得到父母的支持。 

明明都是人,也许因为长相,也许因为性格,我们却被宣判为“不正常”那一类,在无形的牢笼中遭受酷刑。 

但我也是幸运的,在整整九年的被霸凌和沉默忍受后,我前后遇到了两位咨询师,让我从牢笼中,挣脱出来;从酷刑中,逃离出来。 

被霸凌长大的孩子,该如何自救?

之前我想过记录自己的成长经历,但又觉得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,而且不知道别人会感同身受吗?会理解我吗? 

但鹿道森的故事,让我鼓起勇气把这些写了下来。 

希望能给黑暗中的人,带去一点点光亮。我想让你知道,你并不孤单,这世界上还有很多人,会爱你、支持你、鼓励你。

01

义务教育的9年

是我被霸凌的9年

我从小就是个内向的人,不善于表达、不合群。内向的性格可能生来就是原罪,加上长得比较秀气,从一年级开始,我就没体会过快乐的童年。

同学们不喜欢我。他们给我扣上了娘炮、不男不女、变性人等标签。

老师们也不喜欢我。班主任当着全班同学的面,说我脑子有问题。

爸爸妈妈呢?他们肯定是爱我的,但却说不上喜欢。

因为我的“不正常”,他们被老师叫去学校无数次,多少觉得抬不起头来。他们常跟我说,要开朗一点,多沟通、多说话。

可我不是不想,我是不懂、不会、不知道怎么做。我不知道要怎么样交朋友,不知道要怎么样搞好关系,不知道怎么样能够做一个「正常」的小学生。 

有几个女同学会跟我一起玩,虽然只是把我当做一个笑点。 

有一次,我和她们走在路上,其中一个女同学突发奇想,先假设了一个背景:“如果有一天老师上课说班上最娘的人举手”,然后开始角色扮演——她装成我的样子,举手说:“我!我是最娘的人!” 

虽然她们并未把我当做真朋友,但我依然很感谢她们给的短暂陪伴,让我的小学时光不是完全孤单地度过。

艰难的六年熬过去了。初一开学前,我暗下决心:要改变自己,多说话,跟同学打好关系。 

但开学后,我发现,我依然做不到……我还是不会! 

于是,我再次选择了沉默。初中整整三年,我再也没有和班上同学说过一句话。 

有人觉得我是哑巴,有人觉得我只是不太爱讲话,当然,也还有很多人认为我是娘炮。 

班主任说:如果你再不讲话,你以后会得社交恐惧症。我有一个朋友就是得了这个病,非常痛苦! 

他不知道,我现在已经非常痛苦了。我害怕更多的歧视,更多的标签,更多的外号,更多的不平等对待。

我已经被这样对待了六年,不想再发生这样的事。 

幸运的是,跟小学一样,我遇到了几个愿意接近我的女同学。

她们同样把我当做笑话,我们用文字、用唇语、用手势交流,都是不出声的表达。 

但即便如此,我还是很感谢她们,就像小学那几位同学一样,不至于让我孤单到绝望。 

带着毒性的关系,也好过没有关系。 

初三时,班主任的KPI是保证中考升学率,为此她会提前把一些很难考上高中的学生往中专推,我就是其中一个。 

中专,是我幸运的开始,我遇到了真正的友情,也遇到了心理咨询。 

02

迷失在困境的我

找到了出路

在中专,我遇到了两三个真正的朋友。他们没有觉得我是异类,没觉得我是“有问题的”,在这样的平等关系下,我终于能正常开口交流了。 

学习上,我也没放弃自己,我进入了高考班,可以参加大专的高考。 

但是我差点因为焦虑,毁了我极度重视的高考。 

高考前几个月,我发现我有了强迫症,开始非常害怕丢东西,不停地检查书包;收到和发出信息,也会反复确认;在外面只要一走动,我就必须回头检查有没有落东西。 

有时候确认一个东西,要确认非常多次,花费非常长的时间,非常的痛苦。高考前几个月,每次在上课的时候,我都会因为旁边的人而感到不自在,不舒服。 

我非常在意别人的看法,别人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我,上课也感觉老师无时无刻盯着我。 

这样的我很累。被别人影响着,感觉丢失了自我,整个人很紧绷,神经很紧张。 

到了模拟考,大家都在奋笔疾书,而我在盯着试卷,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样,精神非常紧张,浑身都不舒服,脖子痛,头痛,哪里都痛,导致最后试卷没写完,拿了很低的分数。 

再这样下去,我的努力可能就会付诸东流了。

但非常幸运的是,高考前一个月,学校邀请了一位咨询师,举办了一场关于焦虑的心理讲座。 

听完之后,大家都走了,我走上讲台,向咨询师求救:“我感到非常不舒服,没办法集中精力写试卷,但我马上要高考了,你能帮帮我吗?”

她很善良,当时帮我疏解了一下,然后邀请我到工作室做咨询。 

这次咨询持续了两三个小时,对我帮助非常大,也是我第一次尝试心理咨询。 

她打开了我的世界,看见了我的闪光点,而且非常显著地降低了我的焦虑。迷失在困境的我,终于找到了出路。 

我顺利完成高考,得到了满意的成绩,去了想去的学校,我的努力没有白费。 

如果说高考前这一次咨询是心理急救,那么,真正的“手术”,是大学开始的。

03

找回自己,激发内心力量

不再活在他人的评价体系里

刚上大学时,我所有的人际恐惧都重现了。 

一个人来到陌生的城市,我非常孤独、无助,只要有人的地方都非常不自在,没法放松地看、放松地听,身体好像不听我使唤。 

每次上课都非常痛苦,不知道在课堂上应该怎么表现,时刻盯着老师,正襟危坐,认真听讲。可是越这样,我越焦虑,越知道自己不正常。 

幸运的是,大学里有心理咨询中心。因为之前体会过心理咨询的好处,这次我也毫不犹豫地去找了咨询师,做了六七次咨询。 

这一位咨询师,同样让我受益匪浅。 

他让我领悟到,我要改变的不是自己,而是身上的某些“症状”(比如过度紧张)而已。 

以前所有人都觉得,我应该改变,我整个人的存在就是不正常的,不合理的。

在他人的评价体系下,我也觉得自己不正常,我不应该成为这个样子。 

现在我能正常上课了,我的躯体化症状被缓解,找到了舒服的感觉,这个舒服就像是找回自己,把身体中心回归自身,觉得自己是值得被爱的,是有价值的,发现自己可以随心所欲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。 

我觉得,咨询师不是在帮我解决问题,而是帮我看见创伤、了解自己、激发我内心的力量,这些力量本身就是解决问题最重要的资源。 

其实平时我们也会听到无数的建议,这些建议就是所谓的解决问题的方法。但我们往往会发现,听了这些建议也没有用,因为一个不敢了解自己、不敢面对创伤的人,本身就是无力的。 

当然也没有人能从孱弱无力一下子变成大力士,就像健身一样,我们需要坚持锻炼,才能形成有力的心理肌肉。 

所以每次咨询完,我都非常期待下一次的见面。 

现在咨询还在继续,因为我目前还是有很多的困扰,毕竟九年的创伤不是那么容易修复的。我仍然会不自信,会紧张,不能像别人那么轻松,那么自如。

我知道,虽然我们都是人,但是我经历的校园欺凌,我经历的创伤他们不一定有,这是我必须面对的事情。 

我更知道,咨询师会一直陪着我,我不是在孤军奋战。 

有时候会觉得有些不公平,为什么大家都能在正常的氛围中长大、生活,而我却从小一直被欺负,被霸凌,被取笑,被玩弄。 

但每一次的创伤都会绽放出更美的花朵,也会遇见不一样的风景。 

这就是我的故事。

如果有跟我类似经历的人,我想说,可能我们小时候,看起来是跟别人不一样,所以无缘无故遭受了霸凌,受到很多委屈,留下很深的创伤,对生命感到深入骨髓的不安。 

没有关系,活着就有希望,我们都走过来了。摸爬滚打到现在,我衷心的祝愿每一个受过创伤的人,都能够顽强站起来,整理好伤口,重新出发。 

我们需要做的,就是把我们那千疮百孔的身体,修复好,拥抱他,站起来,活得更灿烂。 

咨询师是可以帮我们看见伤口、修复伤口的人。给自己多一点爱、支持、陪伴和鼓励吧。 

最后,记得给鹿道森一个拥抱。给自己一个拥抱,给身边的Ta一个拥抱。 

声明:本站内容与配图转载于网络,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,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权利人取得联系,稿费领取与侵权删除请联系我们,联系方式请点击【侵权与稿费】。

社群

微信群

  • 易倾诉情感交流俱乐部

    加入

  • 扫码加我拉你进群

    请注明:昵称-地区

    以便审核进群资格,未注明则拒绝

  • 易倾诉分手挽回交流俱乐部

    加入

  • 扫码加我拉你进群

    请注明:昵称-地区

    以便审核进群资格,未注明则拒绝

  • 易倾诉婚恋技巧交流俱乐部

    加入

  • 扫码加我拉你进群

    请注明:昵称-地区

    以便审核进群资格,未注明则拒绝

  • 易倾诉家庭关系交流俱乐部

    加入

  • 扫码加我拉你进群

    请注明:昵称-地区

    以便审核进群资格,未注明则拒绝

  • 易倾诉聊天室活动福利群

    加入

  • 扫码加我拉你进群

    请注明:昵称-地区

    以便审核进群资格,未注明则拒绝

  • 易倾诉倾听师招募群

    加入

  • 扫码加我拉你进群

    请注明:昵称-地区

    以便审核进群资格,未注明则拒绝